首页 > 正文
北京脸部提升埋线注意事项,蛋白线面部提升时间效果图,北京筋膜悬吊除皱术的医院

关于面部松弛下垂怎么办,北京面颊松弛提升能维持多久,北京面部蛋白线提升后遗症,如何改变脸部下垂松弛,北京额头上抬头纹怎么办,北京锯齿线面部提升多少钱,北京脸部松弛提升有效果吗,如何提高脸部皮肤弹性,北京小切口面部提升怎么样,北京小帽子线面部提升

  原标题:这位被捕的沙特王子曾是苹果和京东股东,坐牢都住五星级酒店

  提到沙特王子,网友们会迅速联想到“奢华”、“土豪”、“挥金如土”、“有钱任性”等词,但这几天,有些沙特王子们的日子可并不好过。

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每年开销六百万美元的私人游艇 

  据沙特阿拉伯国家电视台5日报道,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当晚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2名机组人员和4名政府官员在内的7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而在此之前,沙特刚刚传出令世界舆论震惊的消息:沙特国王萨勒曼4日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严厉打击侵占国家利益的各种腐败行为和包括王室成员、政府高官在内的所有腐败人员。当晚就有包括沙特首富瓦利德在内的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数十名”前大臣因涉贪被逮捕。

  

  据新华网,被捕王室成员和高官中不乏超重量级人物,包括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前国民卫队司令米特阿卜,阿卜杜拉国王的另一个儿子、前利雅得省省长图尔基,还有“中东首富”之称的阿勒瓦利德。

  此外,被捕的政府高官和商人包括,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前投资总署署长、中东地区最大媒体集团MBC董事长等。

  如此多的“皇亲国戚”和“大人物”牵涉其中,他们会跟普通人一样关进警察局吗,还是反腐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王储会留几分情面,另有安排?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美联社报道,他们被关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内,一名沙特官员还告诉美联社,首都的其他五星级酒店也被用于关押一些被捕人员。直至12月1日,丽思卡尔顿酒店已不能预订,酒店的对外联络方式已被切断。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华尔街见闻,也可能沙特皇室成员和高官好日子过惯了,即便“坐牢”,也是在奢华大酒店里,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坐牢也要去沙特。沙特王储当然没有在酒店里建“牢房”,各位被捕的王子和高官正在酒店温泉里“坐监”,热了就回“总统牢房”避避暑。

  他们的“牢饭”居然是酒店内的顶级大餐,且一日三餐不带重样的,包括墨鱼汁饭、什锦海鲜拼盘、炖小牛膝、藏红花烩饭和羊奶乳酪,每人每天的“牢饭”开销就要大几百美元。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不过,丽思卡尔顿的母公司万豪集团还是不太淡定,为什么“躺枪”的不是希尔顿,不是香格里拉,偏偏是我?据悉,万豪正就当前紧急情况作出评估。其实万豪完全可以放心宽,这次“反腐风暴”至少给丽思卡尔顿酒店打了个“广告”。

  

  在被捕的11位王子中,有着“中东巴菲特”之称的瓦利德王子赫然在列。

  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显示,瓦利德王子目前个人财富约1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47亿元,排名世界第45名。2007年瓦利德王子曾排在第13名。

瓦利德王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瓦利德王子持有王国控股公司95%的股份(剩余5%在沙特国内上市)。由于多年来瓦利德王子热衷于通过王国控股公司对新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行大量投资,被美国媒体称为“科技界的皇家宠儿”。

  瓦利德王子的投资眼光非常独到。他在花旗银行、21世纪福克斯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里持股很多。他对高科技企业的投资胃口和进场时机的把握,使他赢得了“中东巴菲特”的美誉。

  1996年,王国控股开始持股苹果公司,并逐渐加仓成为重要股东。1997年,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回归担任苹果CEO,随后创造了iPod、iPad和iPhone等一系列销售奇迹。

  据纽约时报,2013年王国控股收购了京东2.5%的股份。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以20.1美元的价格上市。截至2017年11月3日,京东收盘价为38.42美元,投资回报接近翻番。

  王国控股还在2011年收购了推特大量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之一;王国控股还在2015年持股Snap网站,2016年购入网约车公司Lyft(Uber在美国的竞争对手)股份。

  另外早在1991年,瓦利德王子从特朗普手中买下一艘游艇,特朗普当时负债9000万美元;1995年他又从资金链紧张的特朗普手中买下纽约广场酒店。2016年,瓦利德王子曾在推特上与特朗普互动,笑称“我曾两次解救过你”。

  

  而由于本次瓦利德王子被捕,让人类历史上价值最高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IPO上市计划再生变数。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部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总部设在宰兰赫的沙特阿美估值高达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6万亿元),是当仁不让的全球第一大公司,相比之下苹果公司(截至11月3日收盘)市值约为8910亿美元,达到万亿美元目标尚需时日。

  瓦利德王子是沙特阿美部分私有化计划的最坚定的推动者,瓦利德王子希望将沙特阿美的一部分股权拿来上市,收回的资金由沙特主权基金统一支配,用于投资新兴产业,为将来摆脱石油依赖做准备。

  2016年3月,萨勒曼国王宣布了沙特阿美的IPO计划,预计将拿出5%的股权上市,融资目标约1000亿美元。沙特阿美计划在沙特国内和国外同时上市。

图片来源:纽约证券交易所官网

  截至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证券市场纽交所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为21万亿美元。估值2万亿的沙特阿美尽管只有5%的股权上市,但这个级别的体量对任何证券市场都是个巨大的“香饽饽”。

  所以听说这个庞然大物要上市,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全都在积极争取承接:

  今年9月5日,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对路透社表示,作为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门户,港交所背靠全中国投资者的庞大财力,希望能吸引沙特阿美来港交所上市;

  今年10月27日,新加坡证交所CEO罗文才(Loh Boon Chye)对彭博社表示,新加坡无惧全球任何竞争对手,有信心拿下史上金额最大的IPO发行;

  今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在沙特王室来访时向对方表态,希望沙特阿美考虑在东京证交所上市;

  今年7月,英国金融监管当局FCA对沙特方面表示,愿意破例为沙特阿美放宽管理规定。此前沙特方面表示英国金融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比美国严格,让他们在纽约和伦敦的竞争中更倾向来纽约上市;

  11月4日,特朗普发推表示,“十分欢迎沙特阿美来纽约上市,这对美国将非常重要!”

  不过在今年9月,沙特方面就宣布,原计划2018年完成的上市计划,将推迟到2019年中。而此次力主上市最积极的瓦利德王子被捕,沙特阿美的IPO计划是否还会按计划进行,特朗普会不会“被放鸽子”,成了一大悬念。

  

  沙特阿美的上市,从长远看也是为了沙特未来的“新经济”提供资金。

  去年4月,时任副王储的穆罕默德便推出了“2030愿景”,主要内容包括建立2万亿美元的巨型主权财富基金、出售国家石油公司股权、削减石油补贴和扩大投资,试图通过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双轮驱动”,实现沙特的成功转型。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

  麦肯锡集团研究报告指出,沙特未来在旅游业、采矿业、建筑业、新能源等8大领域持续取得成功的话,很有希望达到其设定的2030年远景目标。

  到目前为止,沙特政府的改革蓝图已实施了1年半,据环球时报,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沙特政府发行了公共债券或向国际银团贷款,以扩大投资增加财政收入;推动国营沙美石油公司上市并扩大主权财富基金规模,以大规模海外收购与投资;扶植采矿、军工、教育、旅游、地产等非油气产业;加大城市建设,以解决就业、住房、供水、健康等民生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报告称,预计2017年沙特GDP中非石油经济部分将实现约1.7%的增长。

  美国CNBC则评论称,沙特政府此次改革需要直面国内政治、经济结构中的深层障碍,需要让该国几十年养成的高福利、超消费习惯有所改变,迅速提高国家竞争力。

  英国《金融时报》近期也援引一位沙特政府顾问的话表示:“人们认识到,2030年愿景中的太多目标过于激进,可能对经济造成太大冲击。过去阿拉伯国家诸如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都提出过宏伟的经济发展规划、战略意愿,但是现在来看这些规划在高期望值下,进展得都非常缓慢。”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这位被捕的沙特王子曾是苹果和京东股东,坐牢都住五星级酒店

  提到沙特王子,网友们会迅速联想到“奢华”、“土豪”、“挥金如土”、“有钱任性”等词,但这几天,有些沙特王子们的日子可并不好过。

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每年开销六百万美元的私人游艇 

  据沙特阿拉伯国家电视台5日报道,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当晚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2名机组人员和4名政府官员在内的7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而在此之前,沙特刚刚传出令世界舆论震惊的消息:沙特国王萨勒曼4日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严厉打击侵占国家利益的各种腐败行为和包括王室成员、政府高官在内的所有腐败人员。当晚就有包括沙特首富瓦利德在内的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数十名”前大臣因涉贪被逮捕。

  

  据新华网,被捕王室成员和高官中不乏超重量级人物,包括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前国民卫队司令米特阿卜,阿卜杜拉国王的另一个儿子、前利雅得省省长图尔基,还有“中东首富”之称的阿勒瓦利德。

  此外,被捕的政府高官和商人包括,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前投资总署署长、中东地区最大媒体集团MBC董事长等。

  如此多的“皇亲国戚”和“大人物”牵涉其中,他们会跟普通人一样关进警察局吗,还是反腐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王储会留几分情面,另有安排?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美联社报道,他们被关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内,一名沙特官员还告诉美联社,首都的其他五星级酒店也被用于关押一些被捕人员。直至12月1日,丽思卡尔顿酒店已不能预订,酒店的对外联络方式已被切断。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华尔街见闻,也可能沙特皇室成员和高官好日子过惯了,即便“坐牢”,也是在奢华大酒店里,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坐牢也要去沙特。沙特王储当然没有在酒店里建“牢房”,各位被捕的王子和高官正在酒店温泉里“坐监”,热了就回“总统牢房”避避暑。

  他们的“牢饭”居然是酒店内的顶级大餐,且一日三餐不带重样的,包括墨鱼汁饭、什锦海鲜拼盘、炖小牛膝、藏红花烩饭和羊奶乳酪,每人每天的“牢饭”开销就要大几百美元。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不过,丽思卡尔顿的母公司万豪集团还是不太淡定,为什么“躺枪”的不是希尔顿,不是香格里拉,偏偏是我?据悉,万豪正就当前紧急情况作出评估。其实万豪完全可以放心宽,这次“反腐风暴”至少给丽思卡尔顿酒店打了个“广告”。

  

  在被捕的11位王子中,有着“中东巴菲特”之称的瓦利德王子赫然在列。

  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显示,瓦利德王子目前个人财富约1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47亿元,排名世界第45名。2007年瓦利德王子曾排在第13名。

瓦利德王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瓦利德王子持有王国控股公司95%的股份(剩余5%在沙特国内上市)。由于多年来瓦利德王子热衷于通过王国控股公司对新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行大量投资,被美国媒体称为“科技界的皇家宠儿”。

  瓦利德王子的投资眼光非常独到。他在花旗银行、21世纪福克斯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里持股很多。他对高科技企业的投资胃口和进场时机的把握,使他赢得了“中东巴菲特”的美誉。

  1996年,王国控股开始持股苹果公司,并逐渐加仓成为重要股东。1997年,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回归担任苹果CEO,随后创造了iPod、iPad和iPhone等一系列销售奇迹。

  据纽约时报,2013年王国控股收购了京东2.5%的股份。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以20.1美元的价格上市。截至2017年11月3日,京东收盘价为38.42美元,投资回报接近翻番。

  王国控股还在2011年收购了推特大量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之一;王国控股还在2015年持股Snap网站,2016年购入网约车公司Lyft(Uber在美国的竞争对手)股份。

  另外早在1991年,瓦利德王子从特朗普手中买下一艘游艇,特朗普当时负债9000万美元;1995年他又从资金链紧张的特朗普手中买下纽约广场酒店。2016年,瓦利德王子曾在推特上与特朗普互动,笑称“我曾两次解救过你”。

  

  而由于本次瓦利德王子被捕,让人类历史上价值最高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IPO上市计划再生变数。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部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总部设在宰兰赫的沙特阿美估值高达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6万亿元),是当仁不让的全球第一大公司,相比之下苹果公司(截至11月3日收盘)市值约为8910亿美元,达到万亿美元目标尚需时日。

  瓦利德王子是沙特阿美部分私有化计划的最坚定的推动者,瓦利德王子希望将沙特阿美的一部分股权拿来上市,收回的资金由沙特主权基金统一支配,用于投资新兴产业,为将来摆脱石油依赖做准备。

  2016年3月,萨勒曼国王宣布了沙特阿美的IPO计划,预计将拿出5%的股权上市,融资目标约1000亿美元。沙特阿美计划在沙特国内和国外同时上市。

图片来源:纽约证券交易所官网

  截至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证券市场纽交所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为21万亿美元。估值2万亿的沙特阿美尽管只有5%的股权上市,但这个级别的体量对任何证券市场都是个巨大的“香饽饽”。

  所以听说这个庞然大物要上市,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全都在积极争取承接:

  今年9月5日,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对路透社表示,作为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门户,港交所背靠全中国投资者的庞大财力,希望能吸引沙特阿美来港交所上市;

  今年10月27日,新加坡证交所CEO罗文才(Loh Boon Chye)对彭博社表示,新加坡无惧全球任何竞争对手,有信心拿下史上金额最大的IPO发行;

  今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在沙特王室来访时向对方表态,希望沙特阿美考虑在东京证交所上市;

  今年7月,英国金融监管当局FCA对沙特方面表示,愿意破例为沙特阿美放宽管理规定。此前沙特方面表示英国金融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比美国严格,让他们在纽约和伦敦的竞争中更倾向来纽约上市;

  11月4日,特朗普发推表示,“十分欢迎沙特阿美来纽约上市,这对美国将非常重要!”

  不过在今年9月,沙特方面就宣布,原计划2018年完成的上市计划,将推迟到2019年中。而此次力主上市最积极的瓦利德王子被捕,沙特阿美的IPO计划是否还会按计划进行,特朗普会不会“被放鸽子”,成了一大悬念。

  

  沙特阿美的上市,从长远看也是为了沙特未来的“新经济”提供资金。

  去年4月,时任副王储的穆罕默德便推出了“2030愿景”,主要内容包括建立2万亿美元的巨型主权财富基金、出售国家石油公司股权、削减石油补贴和扩大投资,试图通过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双轮驱动”,实现沙特的成功转型。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

  麦肯锡集团研究报告指出,沙特未来在旅游业、采矿业、建筑业、新能源等8大领域持续取得成功的话,很有希望达到其设定的2030年远景目标。

  到目前为止,沙特政府的改革蓝图已实施了1年半,据环球时报,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沙特政府发行了公共债券或向国际银团贷款,以扩大投资增加财政收入;推动国营沙美石油公司上市并扩大主权财富基金规模,以大规模海外收购与投资;扶植采矿、军工、教育、旅游、地产等非油气产业;加大城市建设,以解决就业、住房、供水、健康等民生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报告称,预计2017年沙特GDP中非石油经济部分将实现约1.7%的增长。

  美国CNBC则评论称,沙特政府此次改革需要直面国内政治、经济结构中的深层障碍,需要让该国几十年养成的高福利、超消费习惯有所改变,迅速提高国家竞争力。

  英国《金融时报》近期也援引一位沙特政府顾问的话表示:“人们认识到,2030年愿景中的太多目标过于激进,可能对经济造成太大冲击。过去阿拉伯国家诸如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都提出过宏伟的经济发展规划、战略意愿,但是现在来看这些规划在高期望值下,进展得都非常缓慢。”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这位被捕的沙特王子曾是苹果和京东股东,坐牢都住五星级酒店

  提到沙特王子,网友们会迅速联想到“奢华”、“土豪”、“挥金如土”、“有钱任性”等词,但这几天,有些沙特王子们的日子可并不好过。

沙特王子阿尔瓦利德每年开销六百万美元的私人游艇 

  据沙特阿拉伯国家电视台5日报道,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当晚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2名机组人员和4名政府官员在内的7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而在此之前,沙特刚刚传出令世界舆论震惊的消息:沙特国王萨勒曼4日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严厉打击侵占国家利益的各种腐败行为和包括王室成员、政府高官在内的所有腐败人员。当晚就有包括沙特首富瓦利德在内的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数十名”前大臣因涉贪被逮捕。

  

  据新华网,被捕王室成员和高官中不乏超重量级人物,包括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前国民卫队司令米特阿卜,阿卜杜拉国王的另一个儿子、前利雅得省省长图尔基,还有“中东首富”之称的阿勒瓦利德。

  此外,被捕的政府高官和商人包括,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前投资总署署长、中东地区最大媒体集团MBC董事长等。

  如此多的“皇亲国戚”和“大人物”牵涉其中,他们会跟普通人一样关进警察局吗,还是反腐委员会主席穆罕默德王储会留几分情面,另有安排?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美联社报道,他们被关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内,一名沙特官员还告诉美联社,首都的其他五星级酒店也被用于关押一些被捕人员。直至12月1日,丽思卡尔顿酒店已不能预订,酒店的对外联络方式已被切断。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据华尔街见闻,也可能沙特皇室成员和高官好日子过惯了,即便“坐牢”,也是在奢华大酒店里,吃瓜群众们纷纷表示,坐牢也要去沙特。沙特王储当然没有在酒店里建“牢房”,各位被捕的王子和高官正在酒店温泉里“坐监”,热了就回“总统牢房”避避暑。

  他们的“牢饭”居然是酒店内的顶级大餐,且一日三餐不带重样的,包括墨鱼汁饭、什锦海鲜拼盘、炖小牛膝、藏红花烩饭和羊奶乳酪,每人每天的“牢饭”开销就要大几百美元。

丽思卡尔顿酒店 图片来源:梨视频截图

  不过,丽思卡尔顿的母公司万豪集团还是不太淡定,为什么“躺枪”的不是希尔顿,不是香格里拉,偏偏是我?据悉,万豪正就当前紧急情况作出评估。其实万豪完全可以放心宽,这次“反腐风暴”至少给丽思卡尔顿酒店打了个“广告”。

  

  在被捕的11位王子中,有着“中东巴菲特”之称的瓦利德王子赫然在列。

  据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显示,瓦利德王子目前个人财富约1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47亿元,排名世界第45名。2007年瓦利德王子曾排在第13名。

瓦利德王子 

  据公开资料显示,瓦利德王子持有王国控股公司95%的股份(剩余5%在沙特国内上市)。由于多年来瓦利德王子热衷于通过王国控股公司对新能源、互联网等领域的创新企业进行大量投资,被美国媒体称为“科技界的皇家宠儿”。

  瓦利德王子的投资眼光非常独到。他在花旗银行、21世纪福克斯和默多克的新闻集团里持股很多。他对高科技企业的投资胃口和进场时机的把握,使他赢得了“中东巴菲特”的美誉。

  1996年,王国控股开始持股苹果公司,并逐渐加仓成为重要股东。1997年,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回归担任苹果CEO,随后创造了iPod、iPad和iPhone等一系列销售奇迹。

  据纽约时报,2013年王国控股收购了京东2.5%的股份。2014年5月,京东在纳斯达克以20.1美元的价格上市。截至2017年11月3日,京东收盘价为38.42美元,投资回报接近翻番。

  王国控股还在2011年收购了推特大量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之一;王国控股还在2015年持股Snap网站,2016年购入网约车公司Lyft(Uber在美国的竞争对手)股份。

  另外早在1991年,瓦利德王子从特朗普手中买下一艘游艇,特朗普当时负债9000万美元;1995年他又从资金链紧张的特朗普手中买下纽约广场酒店。2016年,瓦利德王子曾在推特上与特朗普互动,笑称“我曾两次解救过你”。

  

  而由于本次瓦利德王子被捕,让人类历史上价值最高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IPO上市计划再生变数。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总部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总部设在宰兰赫的沙特阿美估值高达2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6万亿元),是当仁不让的全球第一大公司,相比之下苹果公司(截至11月3日收盘)市值约为8910亿美元,达到万亿美元目标尚需时日。

  瓦利德王子是沙特阿美部分私有化计划的最坚定的推动者,瓦利德王子希望将沙特阿美的一部分股权拿来上市,收回的资金由沙特主权基金统一支配,用于投资新兴产业,为将来摆脱石油依赖做准备。

  2016年3月,萨勒曼国王宣布了沙特阿美的IPO计划,预计将拿出5%的股权上市,融资目标约1000亿美元。沙特阿美计划在沙特国内和国外同时上市。

图片来源:纽约证券交易所官网

  截至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证券市场纽交所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为21万亿美元。估值2万亿的沙特阿美尽管只有5%的股权上市,但这个级别的体量对任何证券市场都是个巨大的“香饽饽”。

  所以听说这个庞然大物要上市,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全都在积极争取承接:

  今年9月5日,港交所总裁李小加对路透社表示,作为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门户,港交所背靠全中国投资者的庞大财力,希望能吸引沙特阿美来港交所上市;

  今年10月27日,新加坡证交所CEO罗文才(Loh Boon Chye)对彭博社表示,新加坡无惧全球任何竞争对手,有信心拿下史上金额最大的IPO发行;

  今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在沙特王室来访时向对方表态,希望沙特阿美考虑在东京证交所上市;

  今年7月,英国金融监管当局FCA对沙特方面表示,愿意破例为沙特阿美放宽管理规定。此前沙特方面表示英国金融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比美国严格,让他们在纽约和伦敦的竞争中更倾向来纽约上市;

  11月4日,特朗普发推表示,“十分欢迎沙特阿美来纽约上市,这对美国将非常重要!”

  不过在今年9月,沙特方面就宣布,原计划2018年完成的上市计划,将推迟到2019年中。而此次力主上市最积极的瓦利德王子被捕,沙特阿美的IPO计划是否还会按计划进行,特朗普会不会“被放鸽子”,成了一大悬念。

  

  沙特阿美的上市,从长远看也是为了沙特未来的“新经济”提供资金。

  去年4月,时任副王储的穆罕默德便推出了“2030愿景”,主要内容包括建立2万亿美元的巨型主权财富基金、出售国家石油公司股权、削减石油补贴和扩大投资,试图通过经济和社会改革的“双轮驱动”,实现沙特的成功转型。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

  麦肯锡集团研究报告指出,沙特未来在旅游业、采矿业、建筑业、新能源等8大领域持续取得成功的话,很有希望达到其设定的2030年远景目标。

  到目前为止,沙特政府的改革蓝图已实施了1年半,据环球时报,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沙特政府发行了公共债券或向国际银团贷款,以扩大投资增加财政收入;推动国营沙美石油公司上市并扩大主权财富基金规模,以大规模海外收购与投资;扶植采矿、军工、教育、旅游、地产等非油气产业;加大城市建设,以解决就业、住房、供水、健康等民生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报告称,预计2017年沙特GDP中非石油经济部分将实现约1.7%的增长。

  美国CNBC则评论称,沙特政府此次改革需要直面国内政治、经济结构中的深层障碍,需要让该国几十年养成的高福利、超消费习惯有所改变,迅速提高国家竞争力。

  英国《金融时报》近期也援引一位沙特政府顾问的话表示:“人们认识到,2030年愿景中的太多目标过于激进,可能对经济造成太大冲击。过去阿拉伯国家诸如埃及、阿联酋和卡塔尔都提出过宏伟的经济发展规划、战略意愿,但是现在来看这些规划在高期望值下,进展得都非常缓慢。”

责任编辑:张迪

北京蛋白线提升危险吗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